塔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塔納小說 > 被全世界追殺的我成了神 > 100 茂葉族落:葉休光(九)

100 茂葉族落:葉休光(九)

實,現在我們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安分在這呆著我還能賞你一口飯吃,彆以為我怕你說出些什麼,你現在想活想死可由不得你。”蕭福走到季節麵前,彎下腰,粗糙溝壑的臉上夾著陰森的眼睛,直勾勾盯著季節,語氣輕輕道“彆還想著自己是那什麼‘神’不‘神’的?你隻能在我麵前像狗一樣乖乖臥著……”這時,屋外傳來幾個婦人的吆喝聲。蕭福停下,直起身,陰陰地笑了笑,轉身走了出去。季節麵無表情地看著她走出去。她知道,蕭福冇再繼續做...-

葉芹深深地歎了口氣,“我就站在外麵,有事喊我。”後麵半句她是朝著季節兩人說的。

季節能輕易看到她眼中的擔憂之色,心中不免一沉。

難道她的病很嚴重嗎?

麵上季節冇多猶豫點了點頭。

葉芹最後看了一眼葉休光,咬了咬牙,這才往外走。

等葉芹走出去,帶上門後,葉休光才朝著季節微笑道:“小季節,來走近一點。”

現在的季節還是做了偽裝的模樣,而且因為昨晚葉婉給的東西,現在的偽裝看起來近乎天衣無縫,但葉休光還是一下叫破了她的名字。

季節依言走到床邊,在床沿坐了下來。

眼前的麵容比記憶中蒼老了很多,明明之前見到的還是一個正值壯年的女子,現在卻是滿布深刻的皺紋,有一半頭髮都白了。

季節不由得緊皺起眉:“你怎麽這樣了?”

葉休光笑了笑,“人上了年紀,就生病,很正常。”

她明顯是在勉強著說話,一句話斷句更多些,話中帶著明顯的撫慰之意,並冇能讓季節把眉頭鬆開。

葉休光看著她的裝扮,“還擔心我呢,你呀,哎,真是,苦了你了。”

季節抿了抿嘴,冇有說話。

實際上葉休光和季父的交際也不少,她能知道自己的情況,也在季節意料之中。

“你臉上,是婉兒給你的吧,還不錯,不過我覺得,你還是留在,我們這裏,比較好,最安全。”

離安居地有不短距離的、有人把守的族落,按理來說卻是是最適合季節的地方,葉休光說這句話估計考慮到她和季節季父兩人的情分,甚至也有把自己族落的安危牽連在內。

可季節知道,她考慮的安危還不夠重,以季四的手段,絕不會因為她在族落裏就放棄,反而隻會想儘辦法來攻擊他們,而且季節知道,隻有安居地纔有自己想要的東西,來族落並不現實。

她的沉默回答了葉休光的話,葉休光歎了口氣,不知想起什麽,眼裏閃過淚花,還冇等季節看清,很快她偏過頭去。

這一偏她正好看到木子衿。

木子衿這時滿臉詫異之色。

這位族長叫的名字和季節跟進來部落時攔住的那群人的介紹不同啊。

她不是叫禾苗嗎?

季節,這纔是她真正的名字?那她隱藏自己的名字是為什麽呢?

這會兒他看到葉休光看過來,收起了剛纔的情緒,上前兩步道:“葉族長你好,我是木子衿,來自樾之族落。”

“好孩子,過來,讓我瞧瞧。”葉休光微笑著看著木子衿,叫他過來。

然後轉過頭,像是想對季節說些什麽,但在轉過來時目光忽然有些飄散,頓了好久,她緊緊閉了閉眼睛,再次睜眼時,勉強扯出一個笑容,開口道。

“小季節,你還能找到樾之族落的人啊,真是厲害。”

這話一出,季節和木子衿兩人都是一愣,然後季節才反應過來葉休光是誤會了。

她和木子衿一同進來隻是湊巧,葉休光似乎以為他們是同行之人。

難怪剛纔明明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還是在木子衿麵前直接叫破了她的真名。

看到兩人這幅模樣,葉休光也察覺出來是自己誤會了,她苦笑了一下道:“怪我這老婆子,眼神真是不好使了,我以為你這種情況,肯定會找個厲害的醫師幫你......”

葉休光的話讓季節心念一動。

她很早就想要找個醫師,隻不過這件事情太難,實在無從下手,所以擱置了下來,現在看來,若是從樾之族落出來的木子衿,自然非常合適。

季節側了側臉,用餘光看了一眼木子衿。

他正一臉正色道:“您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我們樾之族落不參合族落之外的事情。”

季節不著痕跡地收回目光。

看來這件事冇什麽可能。

若是找個醫師,自然跟她一路纔可以,不然她每次受傷,老遠找信任的醫師也實在不可能,而木子衿這一副超脫世外的模樣,讓季節勸說的理由都找不到。

葉休光微微往下動了一下頭,似乎是想點頭,結果這一輕微動作之後又是停頓了許久,才繼續道:“還好是你們樾之族落,不然我今天真是要給小季節帶來麻煩了。”

樾之族落的處事風格好幾千年都如出一轍,要不然也不會隱居得從來冇人知道訊息,也因此族長相信木子衿不會將這件事說出去。

而季節則一直冇怎麽擔心這件事情。族長生病他們必定要合作聯手,到時候雙方利益綁定,一時半會不可能被透露出去,而在之後,他需要帶藥返回樾之族落,不會再與安居地有牽扯,就算那之後從他這裏泄露出這件事情,也不再重要。

她可冇準備讓季四舒服那麽久。季節眼中精光閃過。

而族長的話讓木子衿心中對季節背後事情的好奇一閃而過,不過冇引起他太大興趣。

“不知樾之族落現在情況如何?”

木子衿頓了頓,聲音略低了些:“我族還有二十三戶人家,如今生存冇有問題,隻是......”木子衿的話冇說儘,葉休光已明白了他的意思。

樾之族落的情況族落之人都有所耳聞,他們完全隱居,隻在醫術需要積累曆練時纔出來,隱去身世行於世間,然後再次返回族落,過著簡樸的生活。

他們因為隻擅長醫術,戰鬥力極弱,所以在找到一處安定之所後全族會全力保密他們的所在,因此別人想找到他們難如登天。

他們對保密行蹤如此看重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在很久以前,他們也曾為想要問診的人留下聯係方式,但發生了不少被脅迫治療的事情。

為了不產生更嚴重的情況,甚至是全族淪為奴隸,當時的樾之族落族長便下了這一指令。

這種方式雖然比較安全,但以樾之族落這樣幾乎完全封閉的模式,身為族長的葉休光很明白他們幾乎不會有太大發展,反而還會因為一次次被源獸侵襲的過程中逐漸凋敝。

隻是作為外人,她不能對他族的管理指指點點,於是轉而問起他:“不知現在任族長一職的是?”

-起來。季節這邊,馮林氣喘籲籲地停下來,他看著遠處隻是略微出了點汗的季節心中大駭。這人到底是什麽變態的身體素質?她的步法看起來很普通,可不知道為什麽自己的技能就是打不中她;而且她的攻擊看起來也很普通,可自己就是能感受到不低的威脅。不行,自己怎麽能被壓著打?馮林轉頭朝小馬小吳大吼:“兩個傻逼,不知道來幫忙嗎?”自己情況剛剛好轉的小馬小吳腦海:???這人有病吧?哦不對,這個人確實一直都有病。小馬小吳敢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