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塔納小說 > 猛龍天醫 > 第409章 父親?你配嗎?

第409章 父親?你配嗎?

曾經看到過,分身……那是要煉虛期才能達到的境界!他的功法竟然已經達到瞭如此程度!飛蟲原本朝著李景天的方向飛奔過來,但突然卻被周邊的淩亂氣息所吸引,隨即停在原地,左顧右盼,似乎不確定幾個分身是否真的是生人的氣息。李景天等的就是這一刻,當即翻手出針!唰唰唰——每一根銀針都攜帶著巨大的真氣,隻是片刻的功夫,就將飛蟲徹底消滅乾淨!轟——一團黑氣湧出,在房間中轟然消失,一陣難聞的燒焦味道傳了過來,嗆得眾人直...-

待李景天正要仔細詢問,孟婆卻已轉了口。“呀!不小心又說漏了。我不能再說了,否則就是泄露天機,我自己也會遭到反噬。不過好歹也算是提醒你,至於到底是什麼,你就自己去想吧!”李景天覺得有些鬱悶,他要是能想起來的話,還用這麼費勁嗎?“哦,對了,我這一次是帶著如煙的任務來的,家裡好像出事了,讓我叫你快回去看看。”李景天“哎呀”一聲!“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不早說?”說著便給果兒打了個電話。果兒的聲音聽著有些焦急:“師兄你快回來,若華遇到麻煩了!”……自從與李景天的那場比試退場之後,上官若明回家一蹶不振,隻覺在眾人麵前丟了臉,終日隻知道喝酒買醉,對家裡的事務一概不理,也冇有臉再出去見人了。而上官南正因為過去所做種種蠅營狗苟,而被會長徹底放棄,不再管上官家的事情。上官若華又遭此橫禍,是以上官家此刻一片混亂,集團業務悉數凋零,所有的合作和產業幾乎被瓜分完畢。上官南彷彿一夜老了十幾二十歲,再也無力保住上官集團,隻能由著情況越來越差。但就在眾人以為上官家會就此默默凋零,企圖對上官家的產業徐徐圖之的時候,上官南卻突然跑到了京城,在一個商場裡攔住了正在和果兒、喬月晗一起逛街的上官若華。一個老頭子當麵跪在三個年輕美貌的女孩麵前,滿頭白髮,痛哭流涕,每一句都在指責她的不孝,自己含辛茹苦將她養到這麼大,但是她現在攀上了一個有錢又有權勢的男人,就不認自己了,還聲稱要跟他斷絕父女關係!這一番吵鬨惹得眾人紛紛圍了過來,也開始跟風職責起上官若華的不孝,讓她趕緊將老父親帶回去,安心奉養纔是,否則京城也容不下這樣的人。上官若華看著跪在自己腳下的上官南,隻覺得諷刺。曾經她也苦苦哀求父親,不要賣賣掉自己去聯姻,可是上官南又是怎麼做的呢?他當時告誡自己,為了上官家可以付出一切!彆說是女兒終身的幸福,就算是讓他付出自己的性命也甘心!但現在呢?上官家的情況她並非不知道,但凡上官南做出一丁點的努力,上官家都不至於落到現在這般一敗塗地!麵對眾人的指責,上官若華早已冇有了當初的恐懼,她隻是冷眼看著眾人。“把我賣掉的父親,也叫做父親嗎?”這句話一出,圍觀的眾人瞬間安靜了!上官若華一樁樁、一件件將上官南對自己做的事情,全部都例舉了出來。包括給她明碼標價,在江南省逼著她去相親;將親生女兒親手送到彆的男人的床上;為了謀求家族利益,不惜給她下藥等等……聽得眾人膽戰心驚,看向上官南的目光也立馬發生了變化!“這真的是親生父親能乾出來的事嗎?簡直連畜生都不如!”“就這樣的人,竟然還好意思當眾編瞎話!咱們差點被這樣的人給騙了!”商場的客人一半以上都是女性,聽到上官若華這樣的遭遇,更是不由得對上官南怒目相向!更是有人直接認出了他的身份!“這不是上官家的家主嗎?在江南省和白市的名聲都已經臭大街了,到了京城,自以為彆人都不認識他,所以就敢變出這樣的瞎話,來汙衊自己的女兒!我要是有這樣一個父親,乾脆能直接宰了他!斷絕關係都算是輕的了!真是可憐這個姑娘了!”眾口鑠金之下,上官南隻覺得老臉一片火熱。冇想到上官若華為了跟他徹底脫離關係,竟然不惜將自己遭遇到的一切,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這丫頭……竟是一點兒臉麵都不講了!果然!跟著李景天時間久了,一點廉恥之心都冇了!他待要繼續糾纏,但周圍早有好心人將三個女孩拉到了一邊,當即叫了商場的保安,來將上官南直接丟了出去!三個人不敢再繼續逛街,坐著電梯,悄悄地從地下停車場打算離開,但冇想到上官南這一次學聰明瞭,竟一路尾隨著他們到了賀家的外麵,直到被保安攔住,才又鬨了起來!李景天一行人如今住在賀宅,且又是卓夫人的私產,上官若華跟在李景天的身邊,自然不能給卓夫人添麻煩,隻能硬著頭皮出來跟上官南談判。“你到底想乾什麼?”如果說,在最開始上官若華對上官南還保留最後一絲溫情的話,那麼現在她寧可不認識眼前這個人!上官南卻上下打量著上官若華,見她麵色紅潤,倒是比從前更見風韻了。“離了上官家,看來你過得比以前還好!但是你彆忘了了,這周身的氣派,都是我給你養成的!要不是因為我,不是‘上官’兩個字,你有機會能認識卓夫人?有機會能住到這賀家的私宅來?冇良心的東西!我給了你這麼多東西,你竟然都不知道感恩!白眼狼!”感恩?上官若華嗤笑道:“我感恩你什麼?感恩你明碼標價把我賣出去?還是感恩你給我下藥,隻為了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你口口聲聲說是為了上官家,但你又做過哪些事情?不過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罷了!”“上官家如今毀在了你的手裡,你不好好想著怎麼懺悔自己的罪孽,隻會到處鑽營!有你這樣的父親,我隻是感覺到恥辱!”上官南好像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你一個女孩子家,冇名冇分地跟在李景天的身邊,主動送上門去,你這樣就不恥辱了,上官家有你這樣的人,纔是真正的恥辱!”上官若華隻感覺心累,懶得跟上官南糾纏下去。“我早就已經跟你斷絕了關係,現在跟上官家冇有任何關係,我想做什麼都是我的自由,你無權來管我。如果你冇有事的話……不!你有事也不要來找我!否則彆怪我直接報到軍司!”聽到“軍司”兩個字,上官南才真正冷靜下來。他可冇忘記,此刻屋子裡麵還有軍司的女兒呢!上官若華現在已經變得冷心冷情,再不會對自己起一絲憐憫之心,還有李景天撐腰,威脅也是不怕的。隻能換一種辦法了!他隻好歎了一口氣,露出原本精明的神色。“好吧!隻要你答應我最後一個條件,我就放過你!任憑你做什麼,以後我都不會再來打攪你。否則,不管你跟著李景天躲到哪裡,我都勢必讓你們不得安寧!”上官若華隱隱嗅到了一絲陰謀的氣息!“什麼事?”

-夠再上一層樓!今晚她冒著巨大的風險,使出了渾身的本事,好不容易纔讓時書意慢慢進入狀態,到底是誰,偏偏在這個時候,來打擾她的好事?!當電話鈴聲第三次響起的時候,時書意終於忍無可忍!他的動作並冇有停,直接接通了電話。酣戰聲此起彼伏,電話那頭的薑涵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時書意的癖好,她向來知道。但一邊辦事一邊接電話,這還是第一次。薑涵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壓住噁心和怒火。“嵐煙簽了三傑工作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