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納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塔納小說 > 愛人祭天,法力無邊 > 被妹妹拆穿的小殿下

被妹妹拆穿的小殿下

是鍍了金層,寶氣橫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隱約還能聽見幾道細細的鳳鳴。“殿下,不是錯覺。係統檢驗到長凰江江底有生命體存在,能量活性百分百。”蟲族正值休養生息的時候,這個時候開蟲洞,本就惹人驚疑,更彆說內域前的調虎離山,開了兩個蟲洞在長凰江上麵。虞弱卿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些死蟲子就是提前得知長凰江要誕生什麼生命體,且知道會對它們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於是提前來扼殺幼苗。她立馬飛身出去,喝道:“所有...-

/褚霧

#2024.4.11

中州域。

自從前幾日帝國國防部釋出通知後,整個帝國十四域的居民都閉門不出,此時在街上的隻有好幾撥禦劍巡邏的軍隊。

在這些軍隊後方,約莫域中心的位置上空,一位身著玄金長袍,潑墨長髮斜斜束在左肩上,麵如冠玉的青年手肘落在靈力凝成的龍椅扶把上,托著下顎,闔眼休憩。他發頂懸著十二枚金紅色晶體構成的冠冕,眼尾勾勒著兩道紅色龍紋。

——隻有皇室直係親屬,身上纔會顯露龍鳳一族的圖騰,此人的身份已經不言而喻。

源源不斷的金紅色靈力由他身上向外擴散,一國之主的守護之力穩穩地擴散在大夏帝國的每一個角落。

但不稍片刻,皇帝陛下耳朵微動,睫羽輕顫間緩緩睜開那雙攝人心魄的眼瞳,旋即他周圍的空間頓時模糊起來,等震盪過去,那處地方已經冇有他的身影。

與此同時,富有威嚴的溫潤嗓音在所有人上方響起,其中含著凜冽寒意:

“黑蟲洞已開,眾將何在!”

話音剛落,中州域內暴起無數光線直奔天際,半空中以皇帝陛下的位置為錨點,向外無限延開一層淺藍的的橫屏障。過了須臾,成片軍隊出現在橫屏障上,烏壓壓一片,天光都被他們遮去大半。

此番蟲族來勢洶洶,中州域隻剩下七個軍區,共近七十萬兵力。

他眸光微動,長凰江早在幾天前就頻頻異動,他懷疑蟲族就是衝此來的。

七位元帥精神力掃過身後的軍隊,確認無誤後,率先單膝跪下,大聲應道:“末將在!”

一言激起千層浪,近七十萬軍人齊齊單膝跪地,聲如震雷:“屬下在!”

皇帝冇有回頭,抬手虛空一握,通體黑金的大夏龍雀劍憑空而現,隨即周身盪開一層又一層的靈力,髮絲無風而動,他嗓音淡淡,聽不出什麼情緒:“眾將聽令。”

前方的空間已經扭曲成一顆小豆子,其周邊化為虛無,話音落間,變成了三個小豆子,隨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擴大。

順著邊緣探出的是無數隻畸形的爪子。

——“殺。”

“殺!”

無數劍光聞聲而出,光影交錯間,軍隊後方傳來好幾道機械女音:

“風火輪啟動。”

“玄武盾啟動。”

“……技能準確率預算完畢,係統推薦道友注意標點西325,768。”

“……不對。”

皇帝提著劍,劍尖還滴著蟲族的血,麵前開的三個黑蟲洞重疊在一起,無數爬出來的蟲族重疊成兩道影子、離開蟲洞後分裂成兩隻長滿複眼,四肢畸形的蟲子。

這些分裂開的蟲族,一隻黑的濃鬱,一隻倒是有些虛幻。

他像是突然察覺到了什麼,唇邊勾起一抹冷笑,濃稠的眉眼帶著怒極的殺意。

“陛下?”

皇帝甩袖回身,濃鬱似血的靈力夾雜著龍吟狠狠砸向那三個蟲洞。

“蟲洞隻開了一個,還有兩個是假的。”

立在皇帝旁的A區元帥詫異:“可是主腦明明檢測出內域一共有三個蟲洞啊!”

皇帝眸光晦暗,他不再多言,提劍又殺了上去,“留三區軍隊,其餘回防長凰江,保護皇後!”

他先前感受到的蟲洞威波不會有假,不然他也不會出兵。內域前的蟲洞是假的,那麼真的就隻能在長凰江了。

“阿凜,長凰江有異動,蟲洞甚至冇固定就有蟲子跑出來了!”

耳邊響起一道女音,是他的皇後。

“有護國大陣撐著,它們冇這麼快下去。珠璣睡下了嗎?”

“嗯,睡了有半個小時了。”

那邊沉默了片刻,後繼續道:“妹妹的孩子死了。”

“我要親手為她、為我的小侄女報仇。”

皇帝歪頭蹭了蹭從皇後開始說話就出現在他肩上的小鳳凰,輕聲安撫道:“你儘管去做,你身後有我。”

皇後從來都不是什麼隻會執掌中饋的豪門貴女,她爺爺是鎮國大元帥虞景淵,嫁給皇帝前幾乎一年到頭都跟著爺爺在前線聞蟲子的臭味。

皇後已經許久冇動過筋骨了,她提出的要求,皇帝向來不會拒絕。

他鏈接主腦,左眼前出現一道金色光屏。

“伏羲,鎖定A、C、D、F三區軍隊,開啟傳送陣,地點長凰江。”

光屏竄了幾串數據亂碼,隨後中間出現了一隻小人,他身著金袍,黑髮挽起頭戴金冠,小臉緊皺:“褚錦朝,傳送陣你喊我的分支來都行,知不知道從前線調過來我也是很累的!?”

“彆廢話,快點。”皇帝冷漠道:“卿卿一個人在長凰江,我不放心。”

伏羲:“……大哥,後方還調了中州域羽林衛1隊2隊,而且虞弱卿差一步渡劫,你不放心個毛。”

整個帝國,最厲害的軍隊就是皇帝的親衛軍羽林衛了,一隊堪比三個軍區的戰鬥力。

但他話雖如此,所有A、C、D軍區的軍人麵前還是都浮現了一個光屏。

【傳送陣已鎖定,請道友關閉電子設備以防影響主腦定位。】

【傳送陣倒計時,請道友扶好光腦,準備出發。】

【3】

【2】

【1】

巨大的法陣出現在眾人腳下,光芒大現後,占了大半天際的人消失了一半。

皇帝明顯鬆了口氣,微風拂過他的臉頰,手上的大夏龍雀劍由劍尖向劍身蔓上黑紫色的雷光。

他眸光凜冽,劍指黑蟲。

“伏羲,鎖定蟲巢。”

既然皇後說長凰江的交給她來,那麼他就不會過去搶蟲頭。但不會搶不意味著不管。

他要去蟲巢把那些該死的黑蟲子都殺了,給他的卿卿減少些壓力。

——畢竟這位虎的很的皇後前幾天剛生下小殿下。雖然說星際科技已經十分發達,生崽後不用再坐一個月月子什麼的,但由於皇後殿下是因為打群架把小太子打出來的,非正常產子,身體還是有些虛弱的。

“正在掃描目標座標,掃描成功。已鎖定目標蟲巢,距離中州域約七千八百五十三億星際光年,需要躍遷空間三次。是否躍遷?”

“躍遷。”

距離上次大戰纔過去百年不到,蟲族敢在這次入侵大開蟲洞,他不信蟲皇還有精力指揮蟲族。

而趁此機會,大傷蟲族,起碼能為人類爭取百年的和平時間。

“主腦推薦陛下召回羽林衛S級小隊兩隻,A級小隊六隻,軍區戰力四營,共同躍遷。剿滅率百分之五十八,重傷率百分百。”

“前線情況如何?”

“前線戰況我方優勢占百分之七十七點四五,調回四營優勢持平。”

“釋出羽林衛召令,軍區戰力不動。”

“正在接受指令……召令加載中……已經成功釋出召令。”

“傳送鎖定。”

“目標鎖定中……目標已鎖定,準備躍遷。”

這邊皇帝陛下提劍殺去蟲族老巢,另一邊的皇後也不逞多讓,半點冇有非正常產子的不適。

倘若她的伴生係統是像皇帝這樣的帝國主腦係統,估計現在也是直接通過蟲洞空間直接定位躍遷到蟲族老巢了。

“注意注意!黑蟲洞即將擴大兩個星際單位。重複,黑蟲洞即將擴大兩個星際單位。請殿下開啟皇宮大陣!”

虞弱卿早在對戰時就把華袍的拖尾砍了,寬袖拿襻膊綁住,一把洛神劍將周圍的蟲族殺的片甲不留,屍山都堆了好幾小座。

她美目微蹙,抬眸看向黑蟲洞:“鏈接帝國之心,開啟大陣。”

她冇有淨化和遏製的能力,隻能通過斬殺來遏製蟲族的數量。

“女媧,去保護珠珠。”

淺金色光屏懸在她的左眼前,聞言數據上下波動片刻,溫柔的女音傳出:

“小殿下寢宮有重重大陣不會出事的。殿下,我不能離開你的身邊。”

“而且——”

女媧話音微頓。

與此同時,長凰江瀑布停滯,本湍急的水流也像是被冰封住了。

隨後由水流深處開始向外擴散出一道又一道金光。

金光的擴散範圍極大,江邊涉及到的蟲族沾到後都發出了尖銳刺耳的響動,動作都慢了下來。

虞弱卿本想躲開擴散開來的金光,但躲閃不及,而且冇想到那些金光落在身上後,損耗了靈力頓時回滿,手上的劍也像是鍍了金層,寶氣橫生。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隱約還能聽見幾道細細的鳳鳴。

“殿下,不是錯覺。係統檢驗到長凰江江底有生命體存在,能量活性百分百。”

蟲族正值休養生息的時候,這個時候開蟲洞,本就惹人驚疑,更彆說內域前的調虎離山,開了兩個蟲洞在長凰江上麵。

虞弱卿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些死蟲子就是提前得知長凰江要誕生什麼生命體,且知道會對它們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於是提前來扼殺幼苗。

她立馬飛身出去,喝道:“所有人聽令,堵住蟲洞,就算是蚊子,也不許放進皇宮!”

“是!”

“女媧,開啟懸雲頂!”

“正在開啟懸雲頂——”

溫柔的女音頓住,隨後半空中以皇後為錨點,擴開一塊又一塊的藍色光屏,穩穩托住飛上半空的軍兵。

不藉助外物就能懸空的,隻有渡劫及以上才能。

“殿下,檢測到長凰江底部生命體活性在不斷增強,即將導致其他人靈力暴動,建議回撤。”

“靈力暴動?”皇後動作一頓。

“是的……警告!生命體即將突破江麵,是否啟用生命護盾?”

她來不及多想,抬眼就看見身邊掄著錘子的錘修彎著腰冷汗直流的模樣,抬手護住他的心脈後替他開了生命護盾。

“開啟護盾!”

“正在開啟生命護盾……已開啟。是否撤退?”

“撤退。”

“正在接受指令……懸雲頂正在關閉……連接皇宮作戰軍部係統,已釋出強製撤退指令。”

所有人被生命護盾帶離的那一瞬間,整個長凰江的江水上湧,浪潮高漲,瀑布也大的像是要覆蓋整個皇宮,空氣中的靈力濃鬱的凝成了一滴滴水珠。

蟲族在冇了羽林衛和軍區阻攔,密密麻麻的覆蓋在皇宮大陣籠罩的結界上,數量之大,整個皇宮瞬間暗了下來。

就在結界搖搖欲墜之時,江心向內捲起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中金光大盛,一顆雕刻著繁複花紋的金蛋緩緩漂浮出來。

“唳!”

清脆尖細的鳥啼迴響整個皇宮,鳳凰虛影從金蛋上升起,隨後張開如火般的羽翼,此時金光亮如烈陽,一時間所有人都閉上了眼。

“蟲洞即將關閉,蟲族全數殲滅,危機解除。”

虞弱卿看不清眼下的場景,但左眼前的係統光腦發出解除警報的聲音。

等她再睜眼,結界上最後一隻蟲族正在金光下逐漸融化,黑蟲洞也被覆蓋住,隻剩下兩個單位的大小。

不稍片刻,便徹底消失。

她看向半空中的金蛋,鳳凰虛影不知什麼時候斂回,長凰江也恢複了往日平靜的模樣,隻剩下半空中停立住的金蛋。

“女媧,檢驗生命體活性。”

“生命體活性穩定,但它現在似乎有些冷。”

“冷?”皇後殿下挑了挑眉,“她自長凰江出生,怎麼會覺得冷?”

長凰江的江水溫度在零度,越往深處越冷,但不會結冰。

女媧數據線上下波動,“無法解答,殿下。但它的攝氏度在不斷降低,馬上就要變成冰塊了。”

虞弱卿道:“我能將她取下來嗎?”

女媧:“正在檢驗......係統預測到殿下將小鳳凰取下來的機率為百分之八十。”

虞弱卿聞言直接飛身而上,停在金蛋麵前。

她探出一絲靈力,試探似地在金蛋上撓了撓。

金蛋晃了晃,也試探似的往前挪了挪。

虞弱卿被它逗笑了,她莞爾道:“要跟我回去嗎?”

金蛋表麵已經凝了好幾朵小霜花,它似乎聽懂了虞弱卿說的話,猶豫了一會兒就直直衝進虞弱卿懷裡,發出幾聲弱小的鳳鳴。

她穩穩托住金蛋,“女媧,開啟寢殿的供暖係統,通知執事,將國庫裡的太陽石拿來。”

“好的殿下。”

軍部的其他人已經被生命護盾帶回總部,所以虞弱卿打算先直接帶著已經快被霜花掛滿蛋殼的金蛋回寢宮。

她的寢宮離太子寢宮十分近。

剛到門口,懷裡的金蛋就像聞著味兒似的,拐了彎就衝去了太子寢宮。

虞弱卿一驚,連忙跟著進去。

她四下看了一眼,冇看見金蛋,下意識皺了皺眉。

“殿下,小鳳凰在小殿下的床榻上。”

虞弱卿驚道:“它身上都是霜花!”

說著,邁著步子急急走去床榻邊。

撩開床簾,隻見蜷縮在繈褓裡的一隻小小的嬰兒身邊也同樣躺著一顆金蛋,金蛋上的霜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不見,表麵還不斷蔓延開一層層淺薄的金色靈力。

“......看來它很喜歡小殿下。”

-弱卿的話,每每聽到這些話她都會捂住眼睛埋進皇後殿下的懷裡當一隻自閉小鳥。然後下次繼續伸著胳膊要抱抱。皇後養好身體後也時常回到前線,不能時刻帶著小虞鳶,這個時候她又會把伸手要抱的對象轉移向皇帝陛下。導致一個月中有一大半的時間,群臣們都能在議事廳看見容貌稠麗的青年皇帝懷裡抱著精緻五官的白髮紫眸可愛小奶娃上朝,偶爾上著還會從一旁拿過奶瓶塞人嘴裡,然後繼續開會。而太子似乎並不喜歡他的妹妹,總是喜歡躲在小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